阿荡想吃安利

漫威狗。 杰西脑残粉。
掉进MEM大坑出不来啦。 MEM/盾妮盾/狼队/肖根/希寡

感觉有一阵子没来了。之前的无聊小段子,改了改凑活出来冒个泡。

自制 小时代5:撕逼时代。讲述了在繁华的纽约城,四个年轻人的爱恨纠葛。【不是

瑕疵多。片头又臭又长。纯粹是满足脑洞的产物。

自制 渣剪辑纯天然绿色健康无特技,依旧虐马总。但是我真的是马总亲妈粉!真的!有谁看出是马总把格温弄死了吗(;3

自制 努力尝试剧情向但是失败了的产物.狗血脑洞.

大概讲了马总花朵好朋友然后马总建立FB花朵一开始是帮忙了,后来为了钱和Sean联手骗马总去加州。马总被忽悠以为公司已经得到投资成功了于是打电话给花朵报喜,然后花朵冻结账户。马总发现不对劲通过威胁Sean得到了真相,跑去找花朵讨说法。花朵为了不让事情败露找律师把马总告上法庭,但是马总还是不愿意和花朵对簿公堂,最后选择了自杀。    

【ME】【浙江卷】文章与人品

说在前面。

1.我没看过这几个人写的文章!文风都是我胡扯的!

2.我想说文章明明没人品但是却还是有这个题...但是我人品也还不错啊[住嘴]但是也写不了文章。

3.渣,轻喷。


-----------------------------------------------------------------------------

言为心声,文如其人。


Chris笔下每一篇文章都是得体而严谨的,从不会出现词不达意的现象,正如他那一头梳的一丝不苟的金发,永远都是那么漂亮利落。

 

Eduardo的文字带着温暖的味道,让人想要在春日午后,慵懒的蜷在沙发上,就着阳光和咖啡玛奇朵来品尝其中化不开的焦糖味。

 

Dustin似乎是天生的幽默家,诙谐童趣是属于他的标签,他的故事浑然天成像是一切都本该如此却又充满出其不意的笑点,透过他的文字能窥见他孩童般的心。

 

至于Mark,他从不细心雕琢文章,他的论文里从来夹杂着大量晦涩难懂的专业名词,是平常人的天书。但是他有比华丽辞藻更锐利的武器,那一行行代码才是最为冷冽的文字,由怪异的字符组合其另一个世界,他敲击键盘的样子自信从容像极了弹钢琴。他眼里的世界与众不同,他手下的文字也与众不同。

 

但是谁说人就只能有一面呢?

 

加利福尼亚总有下不完的雨,而雨后除了玻璃窗上一条条难看的水渍,什么都没留下,就像离开了的Wardo,除了Mark心头的不愉快,他什么都没留下。Mark对着电脑屏幕放空了很久,他甚至停下了不断编写代码的手。他在等待,等着Wardo的回复。是的他刚刚给Wardo发了一封长邮件,分类分条的列举了Wardo的每一个缺点,就像是对自己前女友做过的一样,由Mark内心深处的不满所培育出的尖酸的语言仿佛带着毒液,当然这一次他可没有提到胸衣和杯罩什么的,毕竟Wardo是个男人。他只是嘲笑Wardo的定制prada根本没有让他看上去像个贵族,最多只是像只只知道到处开屏的愚蠢孔雀,虽然Mark无数次的幻想解开那扣得整齐的衣扣,去感受精致西装包裹下肉体的味道——whoops宅男的意淫真是可怕。这次Mark确实气极了,看着Wardo的背影时他以为自己又回到了大二那个昏黄的小酒吧,自己心爱的人一转身就再也没有回头,而且这一次,不会有人在凌晨两点来安慰那个失恋醉酒的asshole了,所以他聪明的大脑并没有为他做出正确的决定,他把这封邮件发给了Wardo,还自以为是的加了大量排比修辞,他大概以为自己是个中世纪的诗人,但是那封邮件绝对不是诗,至少诗不会这么刻薄。

 

等待回复的时间仿佛被谁刻意拉长,Mark都快开始后悔的着手写道歉信了,Wardo的回复也到了。

 

[Mark你的文章烂透了。]

 

[你的人品也一样。]

 

他们大概永远不会重归于好了。

 

Mark悔得差点咬下自己的舌头,现在还在打官司,这无疑只会让Wardo更恨他,只会把Wardo越推越远,你的心理学知识呢Mark!试图挽回局面的Mark连着两次按下那个许久未曾联系的号码,却连着两次被狠心挂断,Mark再也听不到那个温柔的声音了,回应他的只有滴滴的忙音,Mark觉得自己是丢了些非常重要的东西,Sean能给他人脉和资金却给不了他现在所丢失的那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唯一的办法似乎就是直接求Wardo的原谅了,他是知道Wardor的住址的,一切似乎都非常容易只要Mark愿意行动就好了,是的他也愿意。

 

Mark飞快地把笔电和桌上的杂物往包里一塞,踢开椅子就往外跑,根本不管外面滂沱的雨。风一样的速度惊呆了门口的Dustin和Chris。

 

“Chris你怎么不告诉我Mark的真实身份是那个叫快银的变种人。”

 

“我也没想到他会这么快暴露自己的能力。”

 

雨势一点都没有变小,似乎还有增大的预兆,看吧连老天都要惩罚Mark。灰色的连帽衫已经湿透变成了深灰,平日蓬松又神气的一头卷毛也沉重的耷拉下来,紧紧地贴着头皮,风夹着雨一股脑砸在Mark脸上,这个自大的小混球现在狼狈透了。连出租车司机都被跳上车的Mark吓了一跳,但是对于这种情况司机师傅表示自己见多了,这个小伙子一看就知道是和女朋友吵架了去求原谅的。

 

雨天的车总是开的那么慢,一到Wardo的别墅Mark就从车里弹了出去,却又在大门前生生的止住了脚步。在门口几经徘徊犹豫,门前坚硬的水泥地都快被他踩出脚印了,Mark才找了个勉强能避雨屋檐就地坐下,他需要试探一下Wardo的态度。于是Mark用自己最快的的手速和最真挚的口吻给Wardo写了另一封邮件。

 

Wardo,

 

As for all that shit I said and that shit I did,I just hope you can forgive me.Sorry for being such a dick.I don’t think anybody else would be friends with me.

 

But you must know that I love you,

                                                         Mark.

 

背后的门忽然被打开,猝不及防的Mark仰面向后倒去,后脑勺清晰地传来巨大的痛楚,然而马克还未来得及叫出声就看见了Wardo的脸,不像是那个穿着prada的精英,他看上去太憔悴了。

 

“如果你只想来我家门口继续发骚扰邮件的话你可以走了,Mark。”大概是被Mark直勾勾的眼神盯得尴尬,Eduardo清了清嗓子开口了。

 

Mark顾不上痛艰难的支起身子“Wardo,我想我应该来道歉。”

 

“我不会因为你的苦情戏码停止告你的。”

 

“这我不在乎,我想知道我们还会是朋友吗?”

 

Eduardo叹了口气招手示意Mark进门,他永远也恨不起Mark,特别是眼前这个湿漉漉的求着自己原谅的Mark。当Mark收拾干净和Eduardo面对面而坐的时候,Eduardo仍不知道如何拒绝,就像他生来就是为了迎合Mark一样。

 

“Mark我没办法照顾你一辈子,而且我们已经回不去了。”

 

“Wardo你应该看过第二封邮件了,那么长话短说。我爱你,Wardo我真的爱你,稀释股份是Sean的主意虽然我知道但我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我希望你原谅我好吗?”顿了顿,Mark再次补充,“wardo,对不起。”

 

Eduardo早就从窗口看到了浑身湿透的Mark在他家楼下来来回回的走,看到Mark可怜兮兮的窝在门旁写邮件,也看到了那突如其来的告白。他从没想过有一天能得到Mark的告白,即便那是他期望已久的。他从不奢求从Mark身上得到些什么,就连他的投资也掺杂着不可言明的感情。

 

“好吧,Mark我认命了,我原谅你。”他忐忑着飞快的瞟了眼Mark的表情,“我也爱你。”

 

看吧,Eduardo永远无法拒绝Mark。

 

“但是你的文章还是烂透了,你根本不知道怎么写...”接下来的抱怨被掩埋在唇齿相交的甜蜜中。

 

也许Mark的人品还算不错,Eduardo在心里默默的评价。

 

半夜拉个郎。Ash&blue.颜值都很高!是我最爱的两个男模!忍不住就下手了。黑白色高冷男x亮色调小天使。感觉冷哭了qwq
感觉别人拉郎好歹剪个视频或者用ps弄张图出来,只有我是用拼图的,心好累。
这是一对连cp名都没有的拉郎,感觉有挺多人都不知道阿屎的,可是明明很帅。

电影马和真马.一颗少女心总是把持不住对着霸道总裁们的爱慕。杰西虽然本人软软哒但是我对他印象最深的角色却是这样一个霸道总裁。

忽然想站JF了...两个人的性向都是那种忽弯忽直的/不想让这两人再虐妞和丢了qwq
好纠结